人間百年筆陣-斟酌於舊學與新知之間-—以〈王質爛柯〉為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斟酌於舊學與新知之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以〈王質爛柯〉為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林明德(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 董事長)

       朱熹曾說﹕「舊學商量加邃密,新知培養轉深沉。」(見〈鵞湖寺和陸子壽〉詩)揭示學者於舊學與新知相互為用的重要性,這是他的學術經驗,也是珍貴的文化智慧,這種識照對於後代知識分子的啓迪與影響,至為深遠。

       最近重讀魏晉筆記小說,運用朱子的觀點,頗有些發見,特別提出來與大家分享。筆記小說主題類型多元,其中仙境傳說涵蓋服食仙藥、仙境觀棋、人神戀愛、隱遁思想與夢境幻遊等類型,此一他界的思惟,充分反應當時人的集體下意識(民族共同的夢境),也開發瑰奇的母題,平添古典文學的光彩。例如屬於夢境幻遊一類的〈焦湖廟祝〉,文本一百一十八字,開風氣之先,生動地詮釋「人生如夢」的奧祕,啟發唐沈既濟〈枕中記〉、李公佐〈南柯太守傳〉,明湯顯祖《邯鄲記》、《南柯記》,以及清曹雪芹《紅樓夢》的主題意識,成為接受美學的範例。而屬於仙境觀棋的〈王質爛柯〉,文本六十四字,文外曲致宕開無限的想像空間,令人歎為觀止。這篇出自《述異記》,舊題梁.任昉撰。任昉(460~508)字彥昇,樂安博昌(今山東壽光市)人。雅善屬文,才思無窮,被一代詞宗沈約所推挹,時有「任筆沈詩」之譽。歷仕齊、梁,梁武帝天監六年(507),出為寧朔將軍、新安太守。《述異記》雖題任昉撰,但兩者的關係,史無明文,到了晚唐蘇鶚演義才開始稱引。論者懷疑此書大概是隋、唐好事者,掇拾舊籍,依託任昉之名刊行的。

      〈王質爛柯〉原文是﹕

       信安郡有石室山。晉時,王質伐木;至,見童子數人棊而歌。質 因聽之。童子以一物與質,如棗核。質含之,不覺饑。俄頃,童 子謂曰﹕「何不去?」質起,視斧柯爛盡。既歸,無復時人。

       試譯如下﹕

       浙江省衢縣有座石室山。晉朝時,有位叫王質的樵夫上山砍柴。走到石室山,看見幾個童子在下棋又唱歌。王質放下斧頭,蹲在一旁聽歌觀棋。

       有位童子遞給他一個像是棗核的東西,王質把它含在嘴裡,過了一段時間,都不覺得飢餓,所以,就一直觀看棋局。

       不久,有個童子問他﹕「你怎麼還沒走啊!」

       王質聽了,倏地站起來,眼看斧頭柄都爛掉了。

       他趕忙回家,發現與他同輩的人,竟然連一個都不在人間了。

       觀棋傳說源自古代博戰的傳統,棋局雖小,但變化莫測,隱喻「世事如觀棋」。漢朝以後,棋戰已逐漸成為神仙悠閒、洞測世事的象徵。仙境觀棋類型中最重要的是「時間」觀念,「不覺餓」、「俄頃」指出時間雖短暫,卻已造成「斧柯爛盡」的驚悸現象,這種鮮明的情境對比,刹那釋放荒謬怪誕的訊息。「山中一日,世上百年。」當樵夫重返人間,「無復時人」的人事全非,一種強烈的滄桑感,直逼而來,當下促使擾攘於世間的人警悟人生無常,這恐怕才是它的主題意識之所在。孟郊(751~814)〈爛柯石〉詩云﹕「仙界一日內,人間千載窮。雙棋未徧局,萬物皆為空。樵客返歸路,斧柯爛從風。唯餘石橋在,猶自凌丹虹。」以覽跡懷古敍寫這則美麗的傳說,也見證志怪的魅力。

       仙境傳說旨在表現「他界」的觀念,六朝的仙鄉譚大概內含八個元素,即﹕山中或海上、洞穴、仙藥與食物、美女與婚姻、道術與贈物、懷鄉與動歸、時間,以及再歸與不能回歸,依序開展。這是經過樂園神話,一再衍變而成的,其深層結構的基型是﹕出發→歷程→回歸(或再出發)。

     〈王質爛柯〉文本簡短,卻蘊涵如此的深層結構,更突顯了它的藝術造詣。美國小說家華盛頓.歐文(Washington.lrving)的《李伯大夢》(Rip van winkle)是一八二○年代典型的寓言小說,樵夫李伯的夢境幻遊,與王質相類似,值得大家去細讀、玩味,進一步去比較兩者的特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