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百年筆陣─ 在信仰場域建構人文城堡

  林明德

 

  當我們轉動地球儀,沿著北回歸線,由西而東,將會發現一件神奇的現象:長長的亞熱帶,墨西哥沙漠、非洲撒哈拉沙漠、阿拉伯沙漠、印度半島塔爾沙漠,一一入眼,接著是屹立太平洋,四季如春的臺灣,也是座得天獨厚的寶島,葡萄牙人稱之為美麗島(llha Formosa)。「島嶼族群多元,幾萬年來/逐漸凝聚堅實的文化年輪」,展現活潑包容的海洋文化。

 

  一九七0年代以來,全民共同的勤奮努力,創造了舉世矚目的經濟、政治雙奇蹟,更在宗教信仰自由的環境下,締造多元宗教文化的神仙島。三十年前個人曾呼籲,在信仰場域建構人文城堡,用以型塑神仙島的獨特意象。這裡特以南鯤鯓代天府為例,並透過幾個面向,詮釋上述命題的嚴肅意義。

 

  三百多年來,南鯤鯓代天府歷經四期的擴建,逐漸形成一座宗教文化特區,其神妙的山水布局,潛藏以八卦、五行觀念的深層結構,由凌霄寶殿、主體建築代天府、左右廊、拜亭、大牌樓、崇聖台、舞龍閣、鳴鳳閣、慶成閣、萬善堂、槺榔山莊、大鯤園與香客大樓,依序開展,形成罕見的「建築年輪」(李乾朗教授語),真是不可思議。

 

  奉祀的神祇也出現相當有趣的神話,萬善堂主祀萬善爺,俗稱囝仔公,與五王爭地建廟(活穴地理)的傳說,騰傳遐邇。囝仔公提出埋有銅針以示占有權,五王強調埋有銅錢為證,真相大白,卻是銅針插在銅錢孔上,爭論難分難解,後經觀音佛祖出面調停,以「蓋大廟也要建小廟,信眾拜大神也要拜小神」為條件,神尊和平共存。信眾感念觀音佛祖的居中斡旋,特立青山寺奉祀,這種濃郁的人情回饋,一時傳為美談。

 

  主體建築代天府在臺灣建築史上被視為日治時代的廟宇代表作品,名家齊集,內聚雕刻、剪粘、彩繪、匾額於一廟,成為一座綜合美的場域,國定古蹟是它的身分證。其中存在許多「文字古蹟」見證代天府的神威與歷史,包括匾額十八方,「靈佑東瀛」(1823,欽命提督太子太保王得祿獻)為最古,其次是「光被四表」(1845,福建鎮守臺澎總兵官滿人昌伊蘇獻)、「靈光赫濯」(1935,滿州帝國特命全權大使勳一位謝介石獻),彌足珍貴。至於楹聯則有四十八則副,其正門楹聯:「代天理陰陽非因紙獻錢燒百般貢媚灾能免,巡狩周審察但願善遷惡改弌道修真末劫消。」帶出一則迷人的傳奇故事,我曾經撰文追蹤,索隱典故。而大正十二年(1923),歲在癸亥,五王示諭出巡,全臺南巡北狩,並遠至澎湖列島,屢現神蹟,四布慈雲,這期間恰逢代天府改建,前殿、後殿的點金柱或封柱,均由西嶼外垵、大小池角、二崁、馬公、隘門等信眾捐獻,七副楹無不聯結合文學、書法、雕刻於一柱,展現勁遒之美,也鋪寫兩地宗教的交流史頁,尤其難能可貴的是,後殿外牆,由西嶼內塹宮捐獻的九五金錢壁(左右九行,上下五行),且錢錢相扣,符應五王擇地神話,這是建築大師王益順的創意,他化硓咕石為神奇意象,讓人大開眼界。

 

  槺榔山莊典藏謝宗安、李羲弘等四十八位書畫家(其中有二十多位為中山文藝獎得主)四十八件作品;五門大牌樓木造大山門柱上鐫刻王壯為、吳平、周澄、傅狷夫等名家墨寶,平添雄偉氣概;七門拜亭氣勢軒昂,高柱林立,朱玖瑩、孔德成、李普同、陳其銓、王北岳、王愷和、蘇天賜、杜忠誥墨寶彙集,甲骨文、大篆、小篆、漢隸、魏碑、褚體與顏體齊備,蔚為壯觀;凌霄寶殿則敬邀先行、中生二代書法家,如吳平、張光賓、蘇天賜、杜忠誥、薛平南等二十人揮毫篆、隸、楷三體,以壯大寶殿聲勢。在信仰場域,經營數十年,且有系統的累積資源,終於構築一座宛如是室內室外的書法藝術展示空間。

 

  凌霄寶殿依神尊指示,擘劃半世紀,動工歷經二十年,其建築群富麗堂皇,彷彿人間仙境,而涵藏的元素,更讓人嘆為觀止,例如:以一萬八百兩純金打造的鎮殿之寶─金玉旨;高660公分,寬200公分,厚60公分,堪稱全球最壯觀的金玉旨,而以青田玉石,依不同玉石色彩雕琢、拼貼而成的百神廟天圖,構圖出色,人物栩栩如生,這幅浮雕圖長1080公分、寬360公分,鑲嵌於玉皇大帝神座牆壁後方,十分壯觀,駐足凝視,令人驚嘆不已。

 

 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,政府公告南鯤鯓代天府為國定古蹟,這種身分的判斷是依據其內涵有形、無形文化資源的程度,當中包括:祭祀禮儀、信仰習俗、建築藝術、神話傳說、匾聯文化、佛像雕刻、寺廟彩繪與觀光等元素。三百多年來,在神祇的指示下,歷屆執事秉持累積、充實人文資源的理念,接力型塑「王爺總廟」的形象,也締造了豐饒多元的宗教文化底蘊,為「在信仰場域建構人文城堡」提供一個成功案例,也例證了宗教的軟實力。

 

1060509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