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百年筆陣-尋找現代「雪隱」

尋找現代「雪隱」

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林明德

 

        周作人(1885~1967)留日歲月,作客東京(1906~1911)六年,深入生活情境,視東京為第二故鄉;一九O九年,娶日籍妻子羽太信子。他努力跡近日本文化,先後三次從食衣住行、宗教、文化等面向管窺日本,並一再強調「日本生活裡的有些習俗我也喜歡,如清潔,有禮,灑脫。」這恐怕也是一般人對日本的印象,這些元素儼然是日本國民性格的表徵。姑以清潔為例,觀光客進入日本國境的第一印象,往往為其秩序井然,環境幽雅,特別是廁所的清潔乾淨,而為之震撼為之讚嘆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 日人經營廁所文化,由來已久,廁所門前懸掛一面布簾,上面書寫「雪隱」兩字,似乎透露一些訊息。中國佛教對於廁所,向來非常講究,在《大比丘三千威儀》、《薩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》、《南海寄歸內法傳》均注意並規定「入廁」、「便利」之事。禪宗和尚一向視廁所為修行的重要場域。據說,宋代雪竇禪師在臨安府靈隱寺,負責清掃廁所,三年後,他悟道了;另有一說是,福州雪峰義存禪師,因為掃除廁所,最後大澈大悟。從此,佛教界便以「雪隱」兩字稱代廁所。日本茶道因為受到禪宗的影響,非常重視「雪隱」的清淨,所以在茶會儀式中有「雪隱拜見(參觀)」的流程。從此「雪隱」這個禪宗語彙便代代沿用。我曾在京都舊皇宮參觀它的遺跡,也曾在福岡小酒館看到它的蹤影。

        世界第一,也是日本國寶級清潔婦新津春子(1971~),為中日混血,出生於遼寧省瀋陽市,十七歲隨家人移居日本,高中畢業後從事清潔工,為了做好工作,還到職業學校進修了半年。二十五歲進入日本機場管理公司,在羽田機場當清潔工。她用志不分,一門深入,勤學熟記八十種清潔劑配方與用途,目前負責培訓羽田機場七百人的清潔隊伍。由於她的領導與團隊的努力,讓羽田機場獲得二O一三年、二O一四年、二O一六年三屆全球最乾淨機場的殊榮。

        今年四月七日,她應邀來臺進行清潔實作交流,分別到松山機場與臺北火車站檢查。她繞了松山機場一圈,微笑的稱讚機場乾淨,接著進入廁所與松機清潔工交流,親自示範洗手台、鏡面、地板、馬桶的清潔流程,指出容易被忽略的死角,拖把的施力、雙手拿抹布,以及排水孔的積水易臭……。她跪在馬桶旁擦拭,裡裡外外毫不馬虎,特別在馬桶圈下方的沖水孔,還用手伸入洗刷,以小鏡映照檢查。她更運用巧思,自製清潔工具,把竹片削尖,以剔除隙縫或轉角的汙垢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臺北火車站擁有現代化的清潔設備,曾獲得市政府評鑑為「特優」。在她看來,臺鐵廁所只清潔表面,未能注意內部細節,許多看不到的地方依然不乾淨,導致產生異味。因此祇給40分,直言:「不及格!」她具體而微的說法,專業的清潔示範,讓現場的同行各個口服心服,彷彿上了一次大開眼界的課。

        新津春子的清潔功夫,掀起一陣旋風,電視網路報紙爭相報導,一時觸動國人早已忽略的生活「小細節」。她以專業技能、用心,加上追求卓越,把公廁當自家廁所,力求清潔、完美,提供大家一個方便又休閒的空間,這種精神與態度,實已技、道合一,既遙契也重現了雪隱。

        佛教文獻記載了雪竇(或雪峰義存)禪師掃廁悟道的故事,新津春子則身體力行為掃廁悟道作了充分的詮釋。她不僅例證道無所不在,也揭示道在日常生活,更提供廁所是骯髒也是乾淨的反思空間。

        追隨雪隱,參證新津春子的作為,讓廁所成為清淨的神聖場域,你我都可成為現代「雪隱」。

尋找現代雪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