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百年筆陣-籤詩,是人神互動的符碼 為南鯤鯓代天府籤詩校勘而寫

20180710.jpg

籤詩,是人神互動的符碼

—為南鯤鯓代天府籤詩校勘而寫

籤詩是人神互動的神秘載體,也是信眾解惑釋疑的宗教符碼。根據宋人釋文瑩《玉壺清話》的記載,籤詩起源當在五代時期,迄今一千多年。明馮夢龍《警世通言》、曹雪芹《紅樓夢》……,都出現靈籤的蹤跡,可見籤詩存在於雅俗層面,而且影響深遠。

籤詩種類繁多,大概有一百套之譜,其中甲子籤六十首(「日出便見風雲散」)在全臺寺廟廣為使用,這套籤詩隨先民渡海來臺,大概已有二、三百年的歷史。

南鯤鯓代天府籤詩在甲子籤原型上加以改易(外加籤首),結合寺廟、神靈的場域氛圍,型塑另一種籤詩文化特色。以第一首「甲子」籤為例,籤面主要結構元素,包括:籤詩、依附典故(或稱卦頭故事)、解曰(籤詩解)以及處世箴言。當中依附典故大多為正史、古典小說或戲曲,相當多元;解曰則包括:婚姻、求財、生理、功名、官事、耕作、討海、行舟、行人、建居、子息、病者等面向,能契合地緣特性,為信眾開示明路。最為特別的是六十則處世箴言,充滿智慧,能警惕人心。

  經過漫長的歲月,籤詩內容可能因一再的修改、抄寫,或在印刷過程中遭到增刪,或文字脫落,造成籤詩內容有所差異,馴至窒礙難通的現象,因而在籤詩文句上出現不少錯字,例如:19癸卯「病中若得若(苦)心勞」,35戊午「虎落平洋(陽)被犬欺」……;解曰部分,有22個「不要」宜改為「不畏」;至於依附典故也與其他宮廟有所出入,主祀媽祖的北港朝天宮與臺南鹿耳門天后宮都使用甲子籤(或稱媽祖籤),但排序法不同(南鯤鯓代天府採取干支序),卦頭故事也有很大的差異。例如第一籤甲子,南鯤鯓代天府為「唐太宗坐享太平」,北港朝天宮為「包文拯審張世真」,臺南鹿耳門天后宮則為「包公請雷驚仁宗/包文極審張世真」。就整體卦頭故事而言,與北港朝天宮僅有己卯一首相近,而與臺南鹿耳門天后宮也僅壬戌一首相似,其餘皆不同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卦頭故事方面,約有十二個故事沒有相應的出處,成為懸疑,例如:第三十八籤乙未「李干戈往武當山求嗣」,經追索當依《明季北略》:李十戈因妻子石氏久未懷孕,而上武當山求嗣的故事,所求的子嗣為李闖,也就是李自成;第四十九籤己酉「乙貼金走路遇鬼」,其他版本或作「一貼金蘭(攔)路朱文魁遇鬼」、「朱文走鬼」、「朱文魁遇鬼」、「朱文王走兔」,不一而足,然此卦典故出自梨園戲「朱文走鬼」,文獻資料確鑿,當予修訂……。

長期以來,基金會一再建議南鯤鯓代天府宜在信仰場域注入人文元素,並執行多次宗教論壇學術研討會,成績斐然。這次接受廟方委託,進行籤詩校勘工程,我們擬以南鯤鯓代天府籤詩為底本,廣泛蒐集不同版本的甲子籤,作為校勘之參考,終極指向是,推出籤詩校訂版本。因此,特別敦請民俗、宗教、易學、文學等各領域之專家學者共同參與,以嚴謹的態度審訂籤詩文本、解曰、依附典故、處事箴言,最後附上白話籤詩。

南鯤鯓代天府為王爺總廟,具有古蹟、國定重要民俗雙殊榮,信眾分布海內、外,分靈廟兩萬六千餘座。《六十甲子靈籤》的校勘,既可使宗教符碼,得到哲學義理的徵信,更可作為分靈廟王爺籤詩的依據。

多年來,個人曾多次參與宮廟籤詩校勘,如大龍峒保安宮《保生大帝靈籤語譯本》(1997)、臺北霞海城隍廟《百首籤詩心解》(2002),無非想「在信仰場域建構人文城堡」的理念下,盡些心力,此次校勘工程亦可作如是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