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百年筆陣-但問耕耘

20191114.jpg

一九七九年,許常惠教授(1929~2001)創辦了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。探討其動機大概不外三個因素:一是自我的覺醒,他曾感慨萬分的自白:「臺灣話的童年,日本話的少年,國語與法語的青年。」深知成長在如此流浪處境與混雜文化的不幸。因此三十歲獲得巴黎大學音樂學博士,立即回臺灣,堅決表明「不願意再成為文化的流浪者」;二是他留法期間,深受杜布西與巴爾托克的影響,前者主張回歸並維護傳統音樂,後者強調:「音樂在國際之前先有國家,在國家之前的應該是民族。」;三是大環境,一九七○年代,臺灣社會急遽轉型,國民生活與價值觀念產生很大的改變—崇洋棄民俗。一九七七年,經過一場鄉土文學論戰後,文化主體意識逐漸浮現。

許教授呼籲搶救瀕臨滅絕的文化資產,這個訴求深獲一群來自各領域人士的認同,於是成立基金會,並且共識:「維護民俗藝術,傳承民間藝人的精湛技藝,提高民俗文化的學術價值,藉以充實精神生活。」依據民俗藝術的範疇,分宗教、建築、藝能、工藝美術、飲食文化等面向,由專家學者分門負責,調查、研究兼顧,保存、傳習並行。「挖掘族群人文、整合民俗藝術、再現臺灣圖像、重塑鄉土情懷」,既是行動綱領,也是共同追逐的目標。大家堅信,民俗涵藏無限元素,是文化的根本,也是一切藝術的土壤。

基金會屬非營利組織,成員包括兩類型:一、企業界人士;二、學者專家。一贊助捐款,一執行專案。一路走來,大家抱持奉獻的態度,不為名利,因此融洽無間,給人是和諧又溫馨的印象。

長期以來,同仁在民俗各領域開疆闢土,個個一門深入,繳交相當亮麗的成績:第一個十年出版《傳薪》,是篳路藍縷的寫照,其焦點是民俗曲藝的踏查研究與在國際樂舞臺灣情;第二個十年《開風氣之先》,是為鄉土藝術打拼的新里程碑,基金會立足臺灣,扎根本土,把握民俗脈搏,但開風氣,踏查、研究、推動、維護、保存,不遺餘力,一系列保存專案,一場場民俗活動,一冊冊專輯出版,一次次民俗文化講座,無不為臺灣民俗藝術注入活力,而且成績斐然,有目共睹;第三個十年《締造臺灣文化奇蹟》,是民間先行的表現,針對國家文化政策的反思與對話。一九七○年代以來,臺灣連續締造經濟、政治奇蹟,我們曾適時呼籲考慮經營文化奇蹟,讓臺灣得以永續發展。由於政策的不連貫、執行的偏差,加上態度的輕忽,無法系統累積具體的成果。相對於民間所釋放的活力,則不容忽視。眾神齊聚寶島,各教派在信仰場域注入人文元素,使臺灣成為世界宗教史上少有的神仙島;至於飲食文化的豐饒多元,厚實的臺菜底蘊,更展現飲食天堂的魅力。這兩股軟實力,勉強擎起文化奇蹟的大旗。

我們將觀念落實到踏查、研究,繳交的成績、提出的命題,深獲各界的肯定與響應,例如:民俗是一切藝術的土壤;族群和諧,共譜臺灣交響詩;原音在國際舞台發聲,一曲【Pasibutbut】征服法瑞德荷;發現文字古蹟,提升匾額楹聯的身分地位,增添古蹟底蘊;在信仰場域建構人文城堡,充實宗教內涵,彰顯神仙島的人文特質;重視飲食文化,強調「味在酸鹹之外」的食育,突破「鮮能知味」的侷限。

面對第四個十年,我們嚴肅的追溯四十年來的作為,貢獻民俗踏查成果、提供地方中央文化智慧,從不藏私。近十年面對無邊無際的文化寒冬,基金會同仁不忘初衷,依然奔走民間,提供成果,委實難得。曾國藩(1811~1872)日記云:「莫問收穫,但問耕耘。」其中的「但問耕耘」,很契合基金會的態度與精神,特別以之作為四十週年慶特輯的書名,願與國人共勉。